0655_a2045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当然,我知道有些事情急是急不来的,就像生孩子这件事情,那需要的是缘分和命运,没准哪一天汤贝贝就会怀孕了呢,毕竟我们已经很久没用安全措施了。

   翌日,我们的战斗小队依旧一齐出发,去办公室埋头苦干。

   中午的时候,小姨非要拉着汤贝贝去研究化妆品,我只能自己去看叶洋君。

   走进温情酒吧,我像往常一样,喊着“洋君,来一杯鸡尾酒!”

   但今天,我喊出的话却没收到任何的回应,只有一个新的卖酒女,正满脸诧异地看着我。

   我当时情急之下,一把揪住这个卖酒女的衣领,问她叶洋君哪去了。卖酒女被我吓一跳,说她根本不知道叶洋君是谁,她只是今天新开的卖酒女。

   我闹出的动静很快把老板给引出来,老板脸还微微肿着。不知怎么滴,我看见老板那副模样,心里有种很不详的感觉,上前揪住他就问叶洋君呢。

   老板把我推开一些,把昨天叶洋君被带走的细节通通说给我,接着让我快点离开,他的酒吧还要营业。

   我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会所,直奔办公室而去。

   等我回到办公室时,小姨和汤贝贝正在沙发上坐着,见我是跑进来的,问我到底出什么事了。

   我把叶洋君被神秘人带走的消息说给小姨听,希望她能拿个主意出来。

   日系小清新软萌妹子森系唯美写真

   汤贝贝对叶洋君印象不错,听到我的话倏地站起来,同样有些焦急。

   小姨只是表情凝重一些,却一句话也不说。

   我刚想再请求小姨,办公室门被推开,任磊表情焦急地走进来,看着我,“刚刚龙腾会所散布消息,说叶洋君在他们那里,他们对外宣称洋君是他们‘请’去的客人。”

   任磊说话的时候,小姨一直盯着他看,等他全部说完摆摆手让其出去。

   “小姨,洋君肯定是被抓去的,我问过酒吧老板,他说有一帮黑衣人带走了洋君。”任磊退出办公室后,我满脸认真地看着小姨说道。

   汤贝贝在一旁附和着点头,她也希望小姨能出手救叶洋君。

   “哦,那酒吧老板有说他们动手了吗?”小姨坐到办公桌前面,淡淡地说了一句,“如果没动手的话,说白了不就是被请去的吗?”

   “什么意思?”我诧异地看着小姨,这种时候她竟然还在计较背不背叛的事情,现在的情况一个弄不好叶洋君就会丢掉小命的,“小姨,洋君有没有偷秘方咱们暂且不论,但就冲着她跟那么多年的情分上,也不能见死不救吧?”

   “见死不救?”小姨笑出声,“哪有说的那么严重,她现在可被好吃好喝地招待着呢!”

   “得,我知道是什么意思了,用不着出手,我自己会解决的。”我看着小姨,语气有些失落,一切终究还是败给人心了吗?

   “给我回来!”

   我刚转身欲走出办公室,就听到身后小姨冰冷的喊声。

   “我就问一句,到底管不管她?”我面无表情地看着小姨,她今天做的一切让我很失望,不只是对她的失望,更是对人心良性的失望。

   我觉得,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能比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更重要,就算是叶洋君做错了,小姨也不该置之不理。这么多年,她教会我很多做人的道理,到头来她自己却做不到。

   “罗阳,就听小姨一句劝好不好,她的事情我们管不着!”小姨忽然站起来,表情认真地说道。

   “我跟不一样,人心是肉长的,并不是铁打的,让我坐视不理,我做不到。”我微微摇头说完,继续朝着外面走去。

   “贝贝,快些拦住他!”小姨情急之下只能向汤贝贝求助,这个时候恐怕只有汤贝贝能拉得住我。

   》_永l《久F}免$费Z◇看小…说

   汤贝贝夹在中间左右为难,一方面她很想去救叶洋君,另一方面她又不想小姨太难做,犹豫片刻还是决定去拉我。

   汤贝贝跑过来抓着我的衣袖,语气有些恳求的意味,“罗阳,先回来好不好?”她能做出这样的决定,多多少少还是因为不想看我去龙腾会所冒险,上次那种惊险还历历在目,她实在不想我再回到那个鬼地方。

   “叶洋君为集团做出多少贡献,恐怕没人比她更清楚,看看结局是什么!”我说话的时候手指着小姨,“贝贝,松开我,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的话,叶洋君会对人心失望的。”

   我的句句话都很响,每一句看似是说给汤贝贝的,但我却更想让小姨听一听,让她好好反思一下,到底有没有做错。

   “不,我不放!”汤贝贝死死抓着我,怎么着都不肯松手。

   “哼!”就在这个时候,后面的小姨突然出声,“贝贝,松开他,我倒是想看一看,他能不能走出这个办公室。”

   小姨的话音刚落,办公室门突然打开,冷月的身影出现在门口。

   我回头看着小姨,感情她趁着汤贝贝和我纠缠的时候,给冷月发了消息。

   汤贝贝看到冷月时,似乎明白小姨的做法,接着松开我的胳膊,“罗阳,我们先回去好不好?”

   我看一眼冷月,祈求她,“冷月姑娘,情况紧急,麻烦让开好吗?”

   冷月淡淡地看我一眼,虽然没有说话,但她却未挪动半步。

   “白素贞,算狠!”我回头冲小姨怒吼一声,接着二话没说朝冷月冲过去。

   嘭!

   毫无疑问,冷月一脚就把我给踹回来,我摸了摸腰间的匕首,终究是拿不出手。

   “啊!”我大声喊着给自己加油打气,再次朝着冷月冲过去。

   我气势是上去了,但显然没什么鸟用,又被冷月一脚踢回来。估计是小姨提醒过冷月吧,冷月下手并不重。

   我不知道冲了多少次,直到最后有些精疲力尽,依旧没能冲出办公室。

   但我从始至终没有放弃,即便全身虚弱也想着冲出去,嘴里一直发出嘶吼声。

   “小姨!”就在我全心往外冲的时候,一旁的汤贝贝突然尖叫出声。

   我愕然回过头,就看到小姨的身影正缓缓朝后倒去。

   那个瞬间我感觉头像要炸裂一般,心里只剩下那个缓缓倒下的身影,根本容不得其它。

   几乎一个瞬间,冷月的身影从我身旁闪过去,接住即将倒在地上的小姨。

   我快步跑过去,看着已经快要虚脱的小姨,她脸色苍白的可怕,我声音有些发抖,“冷月姑娘,小姨她怎么样了?”

   “一天天能不能少闹腾一会儿?”冷月狠狠瞪我一眼,然后把小姨抱到里面的小屋。

   我焦急地守在门口,再没有半点出去的心思,完全被小姨刚刚的脸色给吓道,那简直就是惨白一个。

   汤贝贝同样紧紧抓住我的手,看冷月用热水给小姨敷额头。

   “好了,休息休息就会无碍的。”小姨不知道对冷月耳语了什么,冷月站起来对我们两个说道。

   “小姨,要不要去医院看一下?”我有些内疚地看着小姨,刚刚情急之下我可是该骂的都骂了。

   小姨根本没回应我,就像根本没听见我的话一样,让冷月帮她把手机拿来,缓缓拨通一个电话,冲里面说了句,“让艾米到H市上任!”

   我听到这话心里凉了半截,就算再不了解集团的内部情况,但“上任”二字却足以提醒我,小姨她要用这个“艾米”来补叶洋君的空缺。

   “小姨,这件事能不能缓一缓再说?”和叶洋君相处一段时间,每天去酒吧说说话,我从一些言谈之中,能感觉出叶洋君不是那种利欲熏心的人,恐怕秘方的事情真有蹊跷。

   然而此刻,小姨明显不会再给叶洋君任何机会,直接就要调人过来补其空缺。

   “在叫谁,谁是小姨,我不该叫白素贞吗?”小姨有气无力地说着,脸色好似更苍白一些。

   完了,这是我听到小姨话后的第一感觉,她绝逼生气了,不然不会不认我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