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48_a2044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凌峰出门后,在一间咖啡厅内,见到了那个唯一愿意帮助他们的人。

   对方是个黑人律师,长得很高大健壮,也很胖。

   他先是感激了一番,后才表明情况。

   就凌云的案子,他们谈了许久。

   这名律师流露出来的专业和果决,让凌峰颇为满意。

   毕竟,先前他以为,能找一个小喽啰律师都挺难了,这回看来,老天爷还算厚待他们凌家。

   一个小时后,双方的谈话结束,律师帮凌峰扫清了目前凌云案子的疑点难点,这会儿凌云心情正好。

   “我有点事先回去,关于案子的情况,我需要考虑一下,接不接。”

   原本信心满满地凌峰,在听到“考虑”这两个字的时候,忽然无法镇定了。

   “考虑?麦德律师,不是开玩笑吧?”

   如果需要考虑,先前他说这么多做什么?

   清纯美女姐妹花网球衫唯美写真

   “这是很严肃的事情,毕竟我接下这个案子,就相当于跟徐家作对。我的事务所还没有具备这个资格,也跟徐家作对不起。凌先生,明白我的意思,这事必须要慎重。”

   凌峰被狠狠打击了一番,眼睁睁地看着律师离去。

   等他走开之后,凌峰才发了一通火气,憋屈地打道回府。

   这个律师,有点惹怒了他。

   胆小鬼,这么一点小事都不敢,钱还能少了他吗?

   徐子靳……徐子靳……他就不信,所有的律师,都会屈服于徐子靳的淫威之下。

   为此,凌峰又开始找律师。

   只不过,几天下来,又没有任何消息,他很气馁,自暴自弃地想要将父亲交给当局这边处理。

   这个提议,却被凌母一口否决。

   “真的交给当局这边,父亲的事情就是走个流程,他们不会为他争取的,当时候岂不是任由他们捏扁搓圆?必须找律师!找不到别的,就找先前那个麦德,不管怎样,都要他答应。”

   包括高价的律师费用。

   凌峰没办法,只能顺从母亲的意思,再一次将那名律师约出来。

   这一次,凌母也来了,亲自上场。

   不过看到健壮如黑熊般的律师后,凌母心里顿时打突突。

   不过想到丈夫,这畏惧又减轻了,坐下来跟他攀谈。

   麦德谨遵徐子靳的吩咐,勾着他们,却不立刻给答案。

   而凌家母子,都很着急,直接塞了一个大红包。

   不由自主地,将国内的行事风格带了出来。

   麦德很为难,欲言又止,最后还是将红包退了回来。

   这让凌母和凌峰很生气,钱也不要?“麦德律师,这件事我唯一能指望的就是了。我父亲的事情很急,我很担心他在里面被虐待,迫切需要一名律师,在开庭的时候,为他辩护,争取最大可能的降低刑罚。”

   凌峰严词恳切,为了能争取到麦德,直接拉下脸求人了。

   当然,以他们目前的情况,也根本不可能不求人。

   这一次,麦德还是摇头,祝他们找一个合适的人选。

   留下面面相觑的母子二人,背地里将麦德臭骂了一顿。

   “我去找一下他的助理,就不信这个麦度油盐不进。总有缺点,可以打通的,妈放心。”凌峰冷冷一笑,看着麦德离开的方向许久。

   凌母只能点头同意。

   随即,凌峰就去了,找麦德的助理,细问实情。

   回来的时候,凌峰的脸色很不好看,凌母连忙问他情况如何。

   “麦德助理怎么说?到底有没有可以攻下麦德的方法?有按照我的吩咐,给他助理好处吧?”

   偌大的地区,竟然没人为凌云辩护,真的是可悲。

   也侧面可以反应出,徐子靳到底有多大的能耐,竟然将那些人,牢牢地震慑住。

   “自然有,可是,我怕妈不同意。”凌峰沉着脸,僵硬地说。

   不只是母亲不同意,妹妹是个心高气傲的,更不会同意。

   “什么情况?倒是说清楚啊。”凌母记得跟热锅生的蚂蚁一样,连连催促儿子。

   “麦德缺一名妻子,帮他照顾他的孩子。”

   “什么?”一时间,凌母没有反应过来。

   片刻后,她的脑袋忽然清楚了,瞪大了眼睛,难以置信地看着凌峰:“是说……麦德……”

   凌峰无奈点了点头,“愿意让小凌嫁给他吗?愿意的话,爸的案子,他一定会接。”

   已经明确了麦德的要求,可这会儿,凌母却怎么都笑不出来。

   女儿是她的掌上明珠,从小就想着,自己的女儿,要嫁给什么样的人。

   徐子靳,有这么庞大的家世背景,又长得一表人才,自然是凌母看中并且喜欢的。

   可是那个美国佬麦德……

   凌母想起他粗壮的身躯,黝黑的皮肤,还有孩子?

   “几……几个……孩子……”凌母近乎颤抖地问。

   “两个,他的妻子车祸去世,已经有三年了。期间他一直没有娶……”

   凌母听着这番话,头皮发麻。

   没等儿子说完,她直接硬气地打断了儿子的话。“不,我不同意。”

   “妹妹这么娇弱,嫁给黑熊一样的麦德,我不同意。简直是一朵鲜花,插在牛粪上,不是吗?”

   连她都不同意的事情,女儿更不可能会同意。

   “没想到这个律师,竟然是这样的人。一面哄我们上当,一面提出这么过分的要求,真的是岂有此理。他不帮忙,大不了我们找别人,我就不信这个邪,除开他之外,就没有人了!”

   母亲这么要求,凌峰无话可说。

   “我前几天已经先找了,并没有妈想象中的那么乐观。确实没有人愿意帮忙,如果不信的话,自己去找试试看。”

   “儿子,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凌母听着,就不怎么乐意了。怎么这么冷血?那可是他的父亲。

   “我没什么意思,我只是单纯地想说,我找不到了。”

   说完,直接回房间了,一副不想管事的模样。

   凌母气了个半死,还真别说,自己去找了。

   然后,找了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。

   “哦,就是徐家那个事啊,我可以帮忙啊。女儿陪我一晚,我这就帮忙,如何?”

   凌母听到这个要求后,差点一巴掌甩过去,愤愤地离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