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624_a2044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说来说去,就是要跟她一起。

   赵萌萌纳闷了,这个小保镖怎么如此厚颜?

   “我拒绝!”

   “难不成小姐还在生我的气?”裴辰阳拧着眉的,表情严肃地问。

   “对又如何?”

   果不其然,看来这件事的心结不打开的话,他别说想攻下赵萌萌的心了,就连靠近她都是个大问题。

   “那我道歉,上次我是我太鲁莽。”

   “太阳打西天升起来了,竟然会跟我道歉。”赵萌萌一副见鬼的表情,这个库斯,还是原本的那个库斯吗?跟换了芯子一样。

   不过他一提起那件事,赵萌萌就觉得右手不太自在。

   想想她赵萌萌,竟然给他涂药,而且还是那个位置,赵萌萌就想吐血。

   他提起这一茬,不是特地来找尴尬的吗?

   清新复古文艺妹子安静读书图片

   目光下意识地瞥向裴辰阳的腿间,他这不是跟没事人一样么?看来那个地方烫的也不严重,否则这会儿能这么活蹦乱跳?

   赵萌萌的举动不算隐晦,所以裴辰阳顿时便注意到了。

   他突然觉得浑身紧绷,喉咙有些干渴。

   赵萌萌这是什么眼神?竟然盯向他的那里,不知道这引人犯罪?

   “小姐接受吗?”裴辰阳压下心里的兴奋,装作若无其事地问。

   “勉为其难吧,看在还是诚心的份上。”赵萌萌环着手,随意地挪开视线,和平共处,对彼此都好。

   若是库斯脑子抽筋,将她在A市的事情跟她爸妈一说,岂不是要穿帮?

   “对了,在这里遇到我的事情,不逊跟我爸妈说,听到没有?”赵萌萌重重警告。

   “为什么?同一个城市而已,老爷和夫人不见得不能知道吧?”

   “哪有那么多问题?问十万个问什么啊?让不要说就不要说!”赵萌萌恼怒地瞪眼,乌溜溜的眼睛炯炯有神,生动的样子,看的裴辰阳的浑身都酥了。

   她那副欲拒还迎的样子,恨不得裴辰阳立马化身为狼,扑过去按倒这个女人。

   不过以他们目前的情况,他若是真的敢扑过去,第一个先吃上的是赵萌萌的巴掌。

   他吸了口气,心情突然不怎么愉快了,抿着唇恩了一声。

   “好兄弟,谢啦。”赵萌萌嘿嘿笑,总算看他顺眼了不少。

   这就是她,现实和善变的女人。

   “小姐要在这里住多久?”

   “不知道,看心情。”赵萌萌才不想告诉他,这句话送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。

   光她的表情就出卖了他,这个女人,又开始糊弄了。

   “那我有机会请小姐一起吃个饭吗?”

   “看我的时间吧,到时候再说。”赵萌萌敷衍,也不给裴辰阳在多说话的机会。

   她觉得这个保镖过问太多了,不过幸好,明天她就要回J市。

   裴辰阳站在原地许久,看着赵萌萌进了她的房间。

   他默默地收回目光,前些天的那一碗鸡汤,虽然烫到了他,只是两人之间也算是亲密了一些。

   可现在,似乎又回去了,这不是裴辰阳想要看到的。

   这样的进度太缓慢了,他要做出一些别的改变。

   裴辰阳寻思了许久。

   突然想起一件事,眼眸发亮。

   他似乎想到一个还不错的主意。

   也不下楼了,立刻折回房间,打电话。

   “薛老二,有点事要麻烦一下,听好了……”

   赵萌萌回了房间,才呆了没多久,房间门就被人敲响了。

   她纳闷地看着门口,没有叫什么服务,谁在敲门?

   “哪位?”她站在门口,通过猫眼看了一下,竟然是库斯!

   赵萌萌二话不说将门打开了,没好气地看着他:“敲我的门干嘛?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?”

   “因为我就住在小姐的对面,有空出去走走吗?”

   这句话,是邀请吧?

   赵萌萌狐疑地看着面前的男人,不要说他对她有意思。

   “什么目的?”赵萌萌开门见山直接问。

   说普通的朋友,他们不算吧?关系怪尴尬的,所以才显得他的举动可疑。

   “小姐认为呢?”

   “我认为别有居心。”

   “嗯哼?比如说?”裴辰阳意味深长地看着她。

   若是赵萌萌自己愿意主动戳破这一层关系,他倒也不必寻找各种理由接近她。

   “喜欢我!”赵萌萌大声回答。

   她可不是宋唯一,对感情的事情不迟钝。

   上次因为淋到了他,最后库斯提出这样的意见,甚至吻了她,赵萌萌也认了,就当自己被狗啃了。

   可现在,他的热情就显得有些反常。

   赵萌萌所了解的库斯,是一个原则很强,而且很死心眼刻板的男人。

   这种男人突然变得热情起来的一个原因,就是爱情了吧?

   “小姐说出了我的心声,那我就无需再表白一次了。”裴辰阳笑意盈盈地的看着她。

   赵萌萌果然脑瓜子灵活,这件事分析得恰到好处。

   所以他就这么承认了?赵萌萌错愕。

   “没吃错药吧?”她忍不住问。

   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,小姐这是不相信自己的魅力?”裴辰阳反问。

   什么叫没吃错药?她故意泼他冷水吧?

   “不,我相信啊,但是我不相信。之前还对的女朋友爱得死去活来,现在就来跟我告白,渣男。”赵萌萌低喝,眼里有嫌弃也鄙视。

   说好的天长地久,这才几天呢,这个男人就转变了?

   “难不成,小姐认为我该守着一个对我完全没有心的女人,才是正确的?我们和平分手,为什么我要放弃追求自己喜欢的女人,留在过去?”

   他逼近一步,浑身一股清冽的气息扑鼻而来,两人的距离顿时缩短。

   赵萌萌只觉得周围的空气仿佛被他吸光了一般,不悦地皱了皱眉。

   “说话就说话,靠那么近干嘛?我天天对横眉竖目的,还喜欢得起来,受虐狂啊?”赵萌萌低吼。

   这个人的脑回路不对。

   “喜欢一个人,一定要理由?”

   “这不是废话!”赵萌萌就不信,他能编出个什么所以然来。

   “那是第一次摸我弟弟的女人,我认定了,这算不算理由?”

   思索片刻,裴辰阳这句话脱口而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