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949_a2072

♂? ,,

,最快更新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最新章节!

龙王说:“做什么都好,有一颗良知,心怀善良就好。当然,做这个,只要不是犯法,就没有什么的。”

我说:“都策划了那么多群殴的事,还不犯法。”

龙王说:“那些人,该打!”

说完,他又问:“彩姐是把部的事务,都交给管了啊那么说。我可是给她打了电话,说联盟的事,她说问吧。她让我问,这么说,是一把手了。”

我说:“我不知道她怎么了,特别是半隐退了之后,她就不是很想卷入这之间的纷争中了。她大概也厌倦了,可是这么大个公司,说没就没说散就散,她自己也不舍得,但又不想自己花费那么多时间精力来管理,就想甩手给身边人做吧。”

龙王说:“她还有人可接来管得好的,我这不行啊。”

我说:“呵呵,是能力越大,管得越多。”

龙王说:“想抽身是不可能的了,等我把霸王龙铲了,我也想和她一样,做个甩手掌柜,有大事来看看,小事扔手下管。”

我说:“会有这么一天的。”

只是喝了一人两罐啤酒,就回去了。

冬日里的纯美迷人女生图片

之前在圆老大那里,连喝的那两杯白酒,太厉害了,整个人都晕乎乎的。

回去睡了个好觉,上班又迟到,又被扣工资,又被徐男骂。

骂就骂吧,谁让自己做错。

徐男骂完了后,说道:“反正说也不会在意,那只能扣工资,我看扣钱,也不痛不痒的了。”

我说:“不是不痛,我也没办法,我忙得跟狗一样,又是应酬又是什么的,时间花费了好多,想早点睡个好觉都难。”

徐男说:“老是往外跑做什么?”

我说:“唉,我有事啊。”

徐男说:“别整出什么事,注意自己身份。”

我说:“好了好了,男哥,我知道的了。”

徐男说道:“那小楼,又出事了。”

我问:“什么小楼。”

徐男说:“关押柳智慧的楼。”

我大吃一惊:“出什么事了!”

徐男说:“起火了,昨晚。”

我惊愕,然后问:“起火!那柳智慧呢,柳智慧怎么样了!”

徐男说:“没事,刚着起来就被扑灭了。”

我说道:“我先去看看!”

徐男说:“站住!”

我说:“怎么。”

徐男说:“她没事。”

我说: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,不过我也要去看看。”

徐男说:“等会去看吧,我想问清楚。”

我说:“怎么了,那么严肃的样子。”

徐男问我道:“告诉我,柳智慧的对手,是不是要一心弄死她!”

我说:“是这样的。”

徐男说:“那我们怎么保护得了她?”

我说:“唉,男哥,所以,我也郁闷,然后我去请了防暴队的来。”

徐男说:“我看她们那么不要命的架势,防暴队也拦不住。”

我说:“还记得上次为那冰冰女囚请的女保镖吗,如果实在需要,就只能请那些人出马了。”

徐男说道:“那人家也请那么厉害的人来呢,监狱不乱套了?”

我说:“那怎么办啊。难道眼睁睁让她去死吗。”

徐男说道:“这很棘手。”

我说:“我知道。”

徐男说:“想这么保护她,弄不好会把我们自己的人的命都搭进去。”

我说:“靠,她们既然敢下手,我们就对付她们!”

徐男说:“怎么对付?她们不要命了,我们还要的。”

我说:“我找不要命的对付她们。”

徐男说:“可别自己弄出事收不了场。”

我说:“放心吧,男哥。”

徐男说:“整个监区,都没什么,挺好的,风平浪静,就唯独要保护的这个柳智慧,那么多事。”

我说:“男哥,这要嫌弃我了吗。”

徐男说:“我还敢嫌弃么,我只希望为了保护人,不要让和我们自己的人出事。甚至把命都搭进去,值得吗。”

我说:“我知道了。到底是谁干的?谁烧了楼?”

徐男说:“我报告了上面,下来查,什么也查不到。”

我说:“靠,我自己去查。”

徐男摆摆手,我出去了。

马上去了小楼那里。

让沈月带着我过去看,小楼的角落,有一片黑乎乎的烧起来的地方。

沈月说道:“徐男报告上面,上面下来查,说查不出来。”

我说:“靠,报警啊!”

沈月说:“家丑不可外扬。”

我问:“上面这么说?”

沈月说:“上面不会愿意让我们报警的。说我们自己就是警察。”

我说:“靠!”

我蹲下去,闻了闻,有汽油的味道。

我说道:“妈的,带着汽油进来烧楼了。把事情详细经过说一下。”

沈月说:“昨晚,我安排的人几个都在这边睡觉呢,突然看到火光起来,好在,我们这里就有灭火器,过去就把火灭了,没烧起来什么。”

我一看,这里就算汽油倒满了这里,也烧不到上面吧。

那么说,她们如果用这办法杀柳智慧,那也杀不了啊。

突然,我想到电影里的火烧皇宫。

火烧皇宫,刺客假意救火,冲进来杀皇帝是真。

太有心机了。

这帮人越来越疯狂了,尤其是搞不清这上面到底是不是柳智慧的时候,她们更是急不可耐。

好在之前早有防备,准备了灭火器,不然的话,麻烦可大了。

看来,只能动用陈逊带黑衣帮帮忙了。

可我又一想,这样子是不是太无良了。

不过,对付这些人,说什么无良,都是假的,她们更加无良,她们所作所为,比道上的更是人神共愤,她们不过是披着白道的外衣,行更黑更狠之事,这帮人才是可恨。

我问道:“朱队长说派防暴队的过来帮忙守,怎么没见人?”

沈月说:“我也不知道呢。”

我说:“去催催。”

沈月说好。

她去催了。

我叫来兰芬,让兰芬赶紧催上面的把这摄像头都安好了,今天就要办好,兰芬赶紧也去了。

我上了楼,开了柳智慧的监室门。

柳智慧坐在里面。

她看着我。

我说道:“昨晚这里的楼那一角被烧了,知道吗。”

柳智慧说:“不知道。”

我告诉了柳智慧凌晨发生的事情。

柳智慧说道:“火烧楼房,借机救火杀人。杀不了也要看看我到底还在不在这。”

我说:“是,我也是这么认为的。”

柳智慧说:“她们要疯狂了。”

我说:“所以,我要加快步伐,搞清楚这背后到底什么人干的。我要整死她们。”

柳智慧说:“谢谢。”

我说道:“不客气。”

柳智慧说:“需要的钱,我先欠着,将来,我会还,如果我还能活着出去的话。”

我说:“不说这个,这帮人也是我的敌人。”

柳智慧说:“自己小心。”

她关心我。

我说:“嗯。我主要担心的是。”

她看起来虽然很淡定,但情绪肯定是低落的。

她无能为力,而且不知道敌人下一步是什么行动,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躲过去,能不能活到胜利的那一天。

我过去,抱住了她:“放心,我会保护好,为沉冤昭雪。”

她也抱住了我。

一会儿后,我放开了她,说:“我要去办事了。”

她说:“嗯。”

这一刻,她是个无助的小姑娘,我成了她唯一的一条救命稻草,落入水中的她只能紧紧抓着我。

我下了楼,沈月已经把防暴队的叫来了。

来了五个人,来帮我们守着这里。

防暴队本来就人多,一天四班,一班五个,还好,不过,我还是要好好待她们才行,毕竟她们来帮忙的。

我过去,欢迎她们过来。

带队的,是,蒋青青。

没想到啊,是蒋青青带队过来了。

蒋青青,青春靓丽,青春逼人,年轻真好,当然,我也年轻,可我感觉来这里不到两年,整个人都苍老了,心都老了,带着人的外表一起老了。

我咳嗽一声:“欢迎蒋青青带着防暴队的姐妹过来我们b监区帮忙。”

蒋青青说道:“不客气,这是我们的职责。”

然后她还真的不客气,下令让她的人守正门,然后让我们的人守着四个角,命令了后,我们的人还在面面相觑,然后看着我。

我奇怪的看着蒋青青,妈的这不按常理出牌啊,朱华华不是说让她们来帮忙守着,她们是来守着了,可是朱华华不是说守着四个角,她们却让我们的人守着四个角了什么意思。

我急忙问:“蒋青青,搞错了吧。不是这样的。”

我告诉了她,朱华华答应我的。

蒋青青说:“朱队长就是这么吩咐我们的,至于她和说什么的,我不知道。我们只遵照朱队长的命令办事。”

我说:“好吧,那还是谢谢们。”

蒋青青说道:“朱队长要我们自己给上面的囚犯送饭送菜送东西,除了我们之外,谁也不允许上去。包括。”

我愣住,然后问:“说什么,我也不能上去看她,那我怎么给她看病。”

蒋青青说:“要去像朱队长申请。”

我骂道:“我靠朱华华这算什么啊!”

蒋青青说:“这是朱队长要求的,不关我事啊。有什么疑问,可以找她说。”

我说:“好,好,真有她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