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6_a2054

   信送出去,宁侯既站在王府门口背手望月!

   看着宁侯那副,我欲乘风归去上天成仙的姿态,宗爵爷:“这干嘛突然搔首弄姿?这是你勾搭女人的新招数吗?”

   宗爵爷话出,莫尘即刻低头,肩头微颤。那样子,无需多探究,一看就是在憋笑。

   宁侯看宗爵爷一眼,垂眸,看一眼自己的姿势,无声将手背在后的手收回改为双手抱胸,“你不是要去百花楼吗?还不赶紧去。”

   宗爵爷:“你不去吗?那位仙儿妹妹可是经常问起你呢!”

   “问起本侯的人多了,有什么可稀罕的吗?”

   宗爵爷听了啧啧两声,“你这厮还真无情。”

   宁侯嗤笑,无情?!

   他如果无情就不会在这里站着了,而是真的去百花楼了。

   想着,宁侯朝着前方望了望,脸色不是太好,她是用爬的吗?

   如果是爬的还好。如果连爬都不爬!那……

   想到那一种可能,宁侯脸色更加难看了。

   知性美女活力四溅

   “宁脩,我们俩傻站在这挨饿受冻是不是太傻?”宗爵爷冷的直跺脚。

   这会儿很是后悔,刚才应该把犯浑的事放在饭后,不应该放到饭前。这样至少不用饿肚子。

   其实,百花楼什么的他也不甚想去。

   现在他与宁脩都已二十多了,什么混事没做过,什么地方没去过。那花街柳巷,十几岁的时候还会新奇喜欢,现在早已腻了!

   只是,除了那地方还能去哪里呢?总不能去书斋蹲着吧!

   那地方,宗爵爷不爱。那所谓的墨香,在宁爵爷看来那是比酒都厉害的东西。所以,他只要一闻到那个味道就不由自主的犯晕乎!

   每每这个时候老王爷总是指着他的鼻子大骂家门不幸,才生了他这么个没头脑的货。对此,宗爵爷就一句话:都是随了他!

   老王爷说大骂他污蔑!

   宗爵爷什么都不说,只是丢了一本书给老王爷,说他肯定睡着,老王爷不信。老王爷觉得自个对自个还是相当了解的。他跟宗祖不一样,他可是读过书的人,虽然不爱看,但也不可能睡着。

   就这样,祖孙俩各拿一本书,躺念!

   结果,证明了老王爷睡着时的呼噜声那是真的比宗爵爷更大。

   睡着的速度,包括睡着后的呼噜声,均是老王爷赢了。

   从此,宗爵爷就更有了不念书的理由。

   老王爷大骂自己造孽!不过也开始怀疑那书里,墨里是不是加了什么迷药,不然怎么一拿起书来就犯晕犯困呢!

   想到那些旧事,宗爵爷不由得直乐呵。

   对门一家趴在墙上偷偷瞧,看外面宁侯双手抱胸望远方,宗爵爷搓着手莫名乐。偷看的人:这俩纨绔子弟可能是有病!

   这天寒地冻的站在外面赏景也就算了,还一个看的直乐,而一个好似赏了一肚子气!

   看宗爵爷那样子:莫非景致在献媚!

   看宁侯那模样:莫非风向吹的不如他意?

   这俩人……

   虽然不敢明着说。但这俩人确实还没他家里养的那个狗子聪明,狗子在这天儿还知道缩在屋里不出来,他们却只会在这里傻站着。

   若非穿的够好,长的也人模狗样的,这么待着真像是连个要饭的,还是脑子不太正常的那种。

   在偷看者默默吐槽中,看一辆马车缓缓朝着王府那边驶来。

   咦?原来是在等人吗?

   这天寒地冻是哪位竟然能让宁侯在这里等着……

   好奇着,看到马车停下,车帘掀开,随着一团红色的身影从马车上走下来。

   那是?谁?

   猜着,看那团红色人影直接钻到了宁侯的怀里。

   “侯爷!”

   声音甜甜腻腻,只听出是个女人,可听不出是谁?

   “苏言,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宗爵爷看到苏言皱眉。

   苏言对宗爵爷的话充耳不闻,只是抱着宁侯的腰,看着他,温柔似水,“侯爷,我好想你。”

   宁侯听言,眉心跳了跳。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,她是想对他来前者还是来后者?

   宗爵爷:“你,这大庭广众下的你能不能要点脸?”

   “侯爷,你这几天不在家,我不吃不下睡不着的都瘦了呢!”

   宗爵爷:“你,瘦了?可我瞧着你怎么比成亲的时候胖了许多呢?”

   “侯爷,外面太冷了,我们回家吧!”说着,苏言牵扯宁侯的手朝马车走去。

   宗爵爷:……

   看着就准备这样径直离开的人,宗爵爷阔步走上前,挡住,盯着苏言高声道,“苏言,老子跟你说话呢!你有没有听到?”

   老子?!

   苏言听了,仰头看着宁侯道,“侯爷,他说他是咱们的老子,你怎么看?”

   既是夫妻自然是咱们。

   咱们?!宁侯看着苏言,眸色淡淡,她和老夫人一起挤兑自己的时候,她怎么就没一点‘咱们’情义呢?

   见宁侯盯着自己不说话,苏言转头看向莫尘,“侯爷说埋了!赶紧去挖坑吧!”

   莫尘:?

   侯爷说了吗?他怎么没听到呀?!

   莫尘一脸疑惑,宗爵爷看着苏言,冷笑一声道,“我运气可真好!才认了一个干妹妹,今天可能就要适合体会一下手足相残是什么滋味儿了。”说着,撸袖子。

   苏言看此,也抬起了手,给宁脩撸袖子。

   她负责动嘴,他负责动手,分工很明确。

   看苏言这举动,宗爵爷瞪眼,随着看向宁脩,高声道,“宁脩,我与苏言要是打起来,你帮谁?”

   听言,苏言也看向宁侯,“对,你帮谁?”

   宁侯:……

   宗爵爷:“你要是敢帮她,我就跟你没完。”

   苏言:“你要是不帮我,我就不给你生娃。”

   宗爵爷:“她不给你生,我找人给你生。”说着,横苏言一眼,“所以,你少来这一套。天下能生娃子的女人多得是,你以为你能威胁得了谁?”

   苏言听了,看着莫尘道,“去帮我问一下祖父,我除了能继承王府之外,是不是也有权利把爵爷给赶出王府。”

   “你……”

   宗爵爷刚开口,只见宁侯隋然抬手,封了他穴道,拉着苏言上了马车。

   “回府!”

   宗爵爷僵站在原地,看着离去的马车,开口大骂:“宁脩你个负心汉。”

   “我与你一起从年少混混,混成京城纨绔,从京城纵马,到朝堂驰骋,我们一起厮混这么多年,没曾想这个时候在我与苏言之间,你竟然选择苏言,你个无情无义的东西……”

   寒冷的夜空中,满街都是宁爵爷骂宁侯的声音。

   那腔调,像怨妇。

   马车内,苏言听着,看着宁侯道,“你俩有一腿?”

   宁侯看她一眼,随着闭上眼睛,眼不见为净。

   看宁侯一副不想理她,也不想看她的样子,苏言却是盯着宁侯的脸笑眯眯道,“相公,才几天没见,你出落的越发好看呢!”

   宁侯眼皮都没抬一下。

   “相公,你这样闭着眼睛不声不响对着我,会让我误会的。”苏言说着,往宁侯跟前凑了凑,“相公,你这样是想让我亲你吗?”

   苏言这话出,清楚看到宁侯眼帘动了一下,不过很快又恢复沉寂。

   “你不吭,那我可就亲了!”

   宁侯听言,未动,只是清楚感觉到了那一抹温热的呼吸正逐步靠近。

   宁侯始终不动,直到感觉那一抹温热的呼吸在咫尺的距离,再无动静,让人不由怀疑她是否晕死过去了。

   宁侯想着,睁开眼睛!

   眼睛睁开,映入眼帘的是一双带笑的双眼。随着,那一抹温热落在他嘴角,触及,离开,一张带笑的脸。

   “相公,我好想你。”

   这话入耳,宁侯睫毛微颤!

   假话,这是绝对的假话!

   如果想他,会想不起来接他?!如果想他,怎么还会把自己给吃胖?!与其说想他,不如说想看他笑话!

   所以,想他,这不过是糊弄人的话。

   这些宁侯相当清楚。可是,看着苏言的笑脸,明知道是假的,他还是觉得动听了!

   抬手,轻轻抚上她那白嫩的脸颊。

   【我知道你在哄我!可我,还是想当真了!】

   或许是因为今夜天天冷,而你落在嘴角的那一吻太暖,也或许是你笑的太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