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看黄十大软件

by on 2月.09, 2021, under 未分类

   原主呢,在没有发生水患的时候需要每日给在外村念书的苏衡堂哥送饭,送饭早了就得再外面等着……私塾的先生教书是不会关门的。

   原主守在窗子外面,多多少少的也就认识一些字了。

   所以跟李大夫说认得字不多才正正好。

   李神医瞧了一眼苏沫儿,若有所思:“会写自己名字吧。”

   “会的会的。”

   “嗯,去跟着铁蛮子认知药材去。”

   “ 哦!”

   名分都没有定下来,就开始上手工作了,这位大夫还真不挑,据说这年头的师傅徒弟要比父母的关系都密切。

   如果没确定师徒关系。

   老师傅教导东西都会留上一手。

   也不知道眼前这位大夫会留几手。

   刚开始苏沫儿还会故意把人往恶劣的一方面猜测。

   清纯少女的忧郁写真

   但是……

   随着铁蛮子指点速度越来越快,苏沫儿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不够用了。

   铁蛮子瞧着五大三粗,从外表看像是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。

   但是……

   若是根据外形就判断一个人的本质会稍稍浮夸了一点儿。

   最起码铁蛮子这个人,根本就不是那种真的憨实的。

   苏沫儿绞尽脑汁记忆着铁蛮子说的东西。

   铁蛮似乎能够猜到苏沫儿的极限。

   见苏沫儿额头冒出汗水就闭上嘴巴。

   起身往外头走去,手里拿着一个巨型的斧头,对着木柴劈去。

   苏沫儿认真回忆铁蛮子教过的东西,看一下药材上贴着的名字,跟记忆对上。

   慢慢熟悉药性还有文字还有用法注意事项。

   李大夫则是给头疼脑热的人看病。

   送走一个接着一个的病人,苏沫儿瞧见愁眉不展的李大夫。

   说道:“外面这些人,与其说是生病了倒不如说是饿的,只要能够吃饱了喝好了,估计得有七八成的人病情直接缓和了。”

   “这两年天灾人祸的,日子不好过啊!”李大夫拿着毛巾,仔细擦拭着手。

   对于一个大夫来说,这双手是极为珍贵的。

   洗干净养护好,保持合适的感觉,才能探脉才能给人治疗伤口,甚至在针灸的时候更灵活。

   “是啊天灾人祸的。”

   苏沫儿配合着应了一声。

   在破庙呆着,能够得到的消息有限。

   能从李大夫嘴里听见一些外面的事儿,苏沫儿乐意当个听众。

   “夏日里大水之后,山东那边又直接地龙翻身,倒是陕甘宁那边就大旱,这日子……”

   李大夫说了一半就说不下去了。

   这些话题太沉重了。

   朝廷救济下不来。

   这一遭不知道得死多少人。

   大周朝正是风雨漂泊的时候。

   朝堂也不安定。

  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,活着就是受罪。

   但是死的话又不想死。

   生命只有一次,所以怎么办呢,煎熬着呗。

   “学的怎么样?”李大夫说了两句就转换了话题,那些时事太压抑了,他一个老人家年纪大了,每日还是过得开心一些比较好。

   “还好。”

   “不懂就问,对了你上次说的那个方子很好用,用柴胡、黄芪、大枣等煎到一起……治疗发热伤寒很有效果,不知道是哪个大夫开的。”

   “……”李大夫的话直接把苏沫儿给问住了。

   小柴胡汤?

   在后事是个用途很广的药。

   其泛滥程度就跟999感冒灵一样,身为医者,咳咳兽医,对于广泛的小柴胡汤自然是了解的。

   当然……

  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儿。

   后世常用的药她可以说出来做出来,但是……也基于常用,若是什么罕见的她就一点儿也不了解了。

   甚至连把脉这种基本操作也只有浅薄了解,所以,若是想要在医术上有些进步,找一个合格的师父领进门才是正确的。

   “偶然得到的。”

   “嗯!”

   李大夫应了一声,没有追根究底,继续跟自己的药材打交道。

   手里拿着药锤,捶打碾磨药。

   坐在小凳子上。

   从背影看,认真的很。

   这么一个人,处于流民之后,还能这么淡然。

   大抵是个有真本事的。

   苏沫儿瞧了一会儿,就收回审视的目光。

   继续记忆消化脑子里的东西。

   记忆的差不多的时候,从李大夫手里接了一些活儿。

   拿着药锤做一些体力活。

   对于李大夫的安排,苏沫儿全然接受。

   本就打算从李大夫这里学一些真本事。

   若是一点儿付出都没有,哪儿能学来本事。

   所以做任何事儿都不能说苦说累,毕竟天上掉馅饼的事儿,一般时候不会发生,只有经历汗水学到的本事才是自己的本事。

   苏沫儿对于医学本就有些底子,不过是中医所以,上手也快。

   捣药不是一个轻松的活儿,从李大夫这里回去,天都已经黑透了。

   走回柴房,看见守在门口的小宝。

   苏沫儿脸上露出笑来。

   伸手在小宝脸上摸了一下。

   说道:“外面冷,以后呀,不准在外面等着了,知道吗?”

   “哦!”

   小宝点头应了一声,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见去。

   两人一起走到柴房里。

   在柴房住的时间久了,也不知道苏渠山是不是把这个地方当成了家,这两天闲着没事儿,时不时从外面弄点木头回来,把四面漏风的柴房改造的很有……家的感觉。

   房顶修缮过。

   窗子也修补了。

   上面还糊着一层黄纸一样的东西。

   挡住冷冽的风。

   几个人坐在里面,靠着人体自然散发的温度还有一堆的火儿,甚至都不觉的太冷。

   苏沫儿走进去,耳边就飘过苏柒的声音。

   “姐,饿不饿,娘给你煮了一碗栗子,里面还撒着盐。”

   “知道了,谢谢。”

   苏沫儿从瓦罐里拿出一个散发热气的碗。

   柳树削成的枝条充当筷子,抱着碗,吃的倒是一脸满足。

   水煮的时候撒了盐。

   微咸的味道浸入栗子里,吃起来倒也合口。

   苏沫儿挑起一个栗子放在小宝嘴里。

   换来小宝灿烂的笑脸。

   小傻子!

   笑骂一声,苏沫儿继续吃板栗。

   吃完,把碗洗干净,发现苏柒一直盯着自己看。

   “你看我做什么?”

   ‘同样瘦的跟鬼一样,霍枭怎么就看上你了。如果看上我,我提着小包裹就跟霍枭走了。”

   苏沫儿听见苏柒的说法。

   突然明白,为什么有一句话叫女儿得富养。

   可不是得富养。

   流民里跟苏柒一样想法的人可不少。

   跟着霍枭能够吃饱喝足,对于未来的另一半,想要的只有吃饱喝足。

   甚至……精神上的不对等都能忽视。

   苏沫儿是真的宁愿饿死也不要跟其他女人一起分享男人。

   “以后有机会,多读书。”

   苏沫儿瞥了苏柒一眼,郑重说道。

   腹有诗书气自华,多读书有了见识,有了分辨是非的能力,大概就不会这么没见识了。

   “读书做什么,那都是爷们的事儿。”

   苏柒没有把苏沫儿的话太当一回事。

   毕竟……见识少根本就不会理解苏沫儿的想法。

   精神层次不对等。

   “随你。”

   苏沫儿填饱肚子,整个人都有些懒洋洋的。

   瞥了苏柒一眼,视线再次落在陈戚身上。

   “过来,给我说说你家里的事儿?”

   “我家里?”陈戚眼里闪过黯然,对上苏沫儿的眼神,到底没有沉默。

   开口道:“爹娘没了,家里大权被管家掌控者,在家的时候吃的很好穿的也很好,但是心里不痛快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看看吧,这就是见识不同带来的三观不同。

   陈戚更注重精神上的享受。

   苏柒呢,如果霍枭想要把苏柒给倒卖到京城的青楼里,估计一骗一个准。

   还好,霍枭没有这样的想法。

   “我,我在家里跟一个傀儡一样,知道什么是傀儡吗?”

   陈戚说道一半,停顿一下,看向苏沫儿。

   苏沫儿翻了个白眼,死小孩竟然小看她,算了,不跟小皇帝一般见识。

   “我不懂呀,毕竟没有念过书,傀儡是什么呀,怎么写呢,你可以解释一下吗?”

   “傀儡就是……”是什么,陈戚伸手挠了挠后脑勺,似乎找不到合适的词语。

   “就是受人控制没有自主权利,往前说,曹阿蛮挟天子以令诸侯,那位天子就是一个傀儡。”苏沫儿若有所指的说道。

   陈戚脸黑了几分。

   也不知道是不是跟那位小天子一样,心里不爽。

   “你既然知道还假装不知道,太不实诚了。”

   “这不是为了衬托你博学吗,谁晓得你也是个腹中空空没有墨水的。”

   “……”陈戚觉得自己委屈死了。

   在宫里被一个太监挟持。

   走出皇宫还被一个农女欺负。

   这世界上还有比他更惨的人吗?

   陈戚想不到哪个皇帝比他还惨。

   当然……

   如果苏沫儿知道陈戚的想法,指不定还会说一句,在某个时空里,有一个小皇帝膨胀的御驾亲征,结果死在外面了。还有一个皇帝被人俘虏,当了好些年头的阶下囚。

   比惨么,还是有更惨的。

   “早点休息吧,养好身子,说不得你什么时候就会回去了,现在这个样子,你亲娘来了估计都不敢认。”

   陈戚小胖子的人设在苏沫儿的脑袋里立稳了。

   即使知道陈戚是小皇帝,也没有办法把人当成皇帝对待。

   陈戚委屈的躺在地上。

   没有被子,往身上盖上一层黄草,再把身上的衣服解下来覆盖在黄草上把自己包裹着,抵挡夜里的寒冷。

   不一会儿呼吸就平稳了。

   苏沫儿睁开眼睛,往陈戚看去……小家伙已经睡着了,睡的昏昏沉沉的一点儿防备都没有。

   任谁都不会想到凑在流民堆里,过着穷日子的小子,竟然是皇上。

   接下来的几天,苏沫儿经常往李大夫这边跑。

   一呆就是一天。


This is RAKALAP themes

I hope you like it :)

You can change this widget in your themes option.

Visit our friends!

    Archiv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