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913_a2051

♂? ,,

谢尔娜等人忍俊不禁,都觉得杨宁这话说得实在太损了,连他们都觉得,杨宁是拐着弯的指桑骂槐,压根就不认为,此刻剑离意识操控着的杨宁,是发自内心的在赞着手中的猩红裂天。

从逻辑上讲,这武器应该一直陪伴杨宁,对于这武器,杨宁绝对吃得比谁都透,就算赞叹此剑非凡品,也应该在陈芝麻烂谷子的过往岁月有此感慨,断然不会在此刻,尤其是站前的紧张场合跑题。

他们况且这么想,天空骑士团的人自然也不例外了。

可只有杨宁自己最清楚,冤,真t!

“米尔克,他是在故意激怒。”有另外的天空骑士提醒道。

脸色阴沉的米尔克点了点头,站在狮鹫的脖颈上,他举起手中的大剑,沉声道:“小子,成功激怒我了,所以,我会把活活撕碎。”

剑离压根就没把米尔克的警告当回事,他依旧盯着手中变形的裂天,露出感兴趣之色:“好剑…好剑呀…”

槽!

不在沉默中死去,就在沉默中爆炸,米尔克勃然大怒,脚跟踩了踩狮鹫的脖颈,顿时,这狮鹫展开庞大的双翼,拉开的范围足以遮盖住眼前这片城墙。

“杀了他!”米尔克怒道。

狮鹫似乎听得懂这句话,顿时发出一声尖啸,紧接着,雄浑有力的翅膀,就狠狠的煽了下来。

穿着雨衣的活泼女孩

剑离冷冷的抬起头,神色冰寒,身体猛地散发出一股惊天锐气!

包括天空骑士团的领头人班布尔在内,在场所有人都露出惊色,因为此时此刻的杨宁,就如同一柄出鞘的绝世利剑,有着一股让人窒息的锋芒毕露!

滋…

天空中,闪过一道猩红之光,可仅仅是眨眼间的一刹那,就再次归于无形。

众人压根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就听到狮鹫发出一道尖锐的哀鸣声!

班布尔第一时间望向发出哀鸣的狮鹫,脸色顿时沉了下来,因为,这只狮鹫的右翼竟然与身体分隔开来,半空中,更是撒下一片血雨。

“敢伤我的坐骑!”米尔克勃然大怒,更是头疼到了极点,要知道,每一个天空骑士,最值得荣耀的并不是作为天空骑士的身份,而是身下的飞行坐骑!

为了成为天空骑士,米尔克付出了不为人知的努力跟代价,好不容易耗费巨资弄得一头狮鹫,可如今,竟然报废了!

同时,他也内心慌乱,因为这一剑的速度,让他反应不过来,更是一剑就切断了狮鹫的翅膀,这得多惊人的实力!

要知道,这头狮鹫,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四星魔兽!

不对!

他不可能这么强!

米尔克顿时惊醒,他本能的望向杨宁手中的裂天,如果不是实力的悬殊,那么,就是武器了!

“早就觉得奇怪了,尽管精良级的装备拥有变形的可能,但也算不上多,能变形的都是精品。”

米尔克眼神渐渐变得炽热起来:“但是,仅凭精良级的武器,绝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斩断一头四星魔兽的羽翼,除非,它是完美级。”

不仅是米尔克,就连班布尔等一众天空骑士,望向裂天的眼神彻底变了,变得贪婪起来。

“就用的武器,来偿还吧!”

米尔克彻底在贪婪中迷失,只要获得裂天,那么他就能献给天空骑士团那位最强者,然后换取一头更为强悍的飞行坐骑。

在贪欲的催发下,米尔克似乎忘记了杨宁拥有完美级的神兵利器,他高高跃起,然后双手抓着大剑,朝着杨宁劈来。

只见他手中的大剑,发出滋滋滋的碎响,渐渐的,一层层能够肉眼看见的电网瞬间笼罩大剑,最后,他整个人,都被一层电网包裹着!

是特殊系的武者!

而且还是攻击性最强的电系!

滋…

米尔克浑身笼罩在电网中,他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,在半空中留下一道迅捷的电芒后,他下一刻,直接就出现在了城墙上。

铛!

迅捷如电,一触即发,这大剑劈砍的速度,简直拥有不可思议的速度。

裂天与这柄大剑碰撞在了一起,不同的是,裂天在守,而大剑在攻,电系武者的能力,也在近战中爆发出恐怖的优势。

本就实力不弱的米尔克,以极快的速度劈砍,这柄大剑无时无刻都在撞击敲打着裂天,俗话说重剑无锋,大巧不工,力量配合着速度,以及爆炸力,即便是剑离,也大感吃不消。

显然,米尔克这种无规律的劈砍彻底惹恼了剑离,当下眼现寒芒,在速度上,他也不见得就弱于米尔克。

尤其,眼下杨宁的身体已经破限,由于属性栏的升级,让属性得到了面的升华。

所以,剑离动了!

嗖!

米尔克大剑一砍,直接砍在了杨宁身上,更是从杨宁头顶劈下,大笑道:“去死吧,这个弱者。”

铛!

当剑身狠狠砸在地上时,米尔克双眼一喜:“的武器,是我的了!”

“米尔克,小心!”班布尔忽然开口,这句话,如同一盆冷水,直接将兴奋到极点的米尔克给惊醒了。

“残影?”原本应该裂成两截的杨宁,竟然在米尔克眼前分隔开了,然后如同迷雾般消散。

“凝界,雪夜殇…”

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,众人觉得这声音透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哀伤,仿佛一瞬间,将众人拉进了一个雪落纷飞的夜晚,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,只有那一片片鹅毛般的白雪陪伴着自己,不至于产生孤独。

“好惊人的精神力量!”班布尔瞳孔缩了缩,他是最先反应过来的:“竟然一瞬间,将在场所有人都拉到了他的意境中,这是什么战技?不会是精神术法吧?”

班布尔下意识看了看脖子上挂着的一个图腾纹章,这是一种抵抗精神术法的饰物,看上去并不起眼,可事实上,这是他三十岁那年,从对手身上获得的战利品,品质更是达到了亚完美的级别!

依靠着这件饰物,他好几次死里逃生,这才走到今天这个位置上。 半(.*)/[浮*(生]~] 更新快

没有它,班布尔清楚,他绝活不到今天。

可是,这图腾纹章竟然没产生一丁点的反应,也就是说,这绝不是精神术法!

“真是意境吗?”班布尔眼神渐渐变得炽热,甚至疯狂:“就算是团长,也才刚刚接触到意境,没有领悟太多,这个小子,竟然能修炼到这一步,绝不是依靠自身感悟,很可能,他掌握着一种特殊的战技。”

班布尔浑身的气势上涌,这一刻,在场所有人,都感受到一股窒息的威压。

这是王级的威压!

“不管是如何触及到意境,还是有其他的秘密,只要抓住,都是我的了。”班布尔抓起长枪,拉了拉手里的缰绳,他脚下那头通体黑色的狮鹫,立刻展翅长啸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