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93_a2080

   无数年来,所有接受移花接木手术的人,要么死、要么疯、要么活下来只剩下五年寿命。

   死掉的人占百分之九十九,疯掉的人屈指可数,而活下来的人百年不遇。

   近百年来,钱龙所知道的,接受了移花接木手术活下来的,只有他、丁柔和赵明。

   如今又见到了十几个高家人。

   啪!

   钱龙解开老爷子的穴道,跑出玻璃房,重新锁上门。

   “怎么样?有办法治吗?”高文靖跑过来,紧张兮兮的看着钱龙问道。

   而主治医生和其他一声,也同样满怀希望的看着钱龙。

   “我治不了。”钱龙苦涩的摇摇头。

   但凡被移花接木折磨疯的人,大脑都会遭到重创,根本治不好,迄今为止,七绝门还关着几个疯子呢,七绝门的医道成员,一直在研究尝试让那些人恢复正常,却做不到。

   高文靖和医生们闻言大为失望。

   “文婧,出来一下,我有个问题问问。”钱龙说道。

   纯真小妹的俏丽灵气

   “好!”高文靖点头。

   两人走出病房,钱龙问:“文婧,葛家为什么要对高家人赶尽杀绝?”

   这是钱龙一直想不通的。

   如果实验室单纯用高家人做移花接木疯血融合手术,为什么又要杀掉高文靖呢?

   这不符合常理!

   “我也不清楚,高家和葛家虽然在一些生意上竞争,可关系一直还过得去,如果葛家是怕我回来重振高家而杀我,这就更没理由了,因为奶奶的经商能力远远比我厉害,葛家却没杀奶奶,说明葛家不是怕我重振高家而杀我。”

   高文靖很聪明,不仅回答了钱龙,还把自己的一些想法说了出来。

   “奇了怪了。”钱龙实在是想不通,于是就掏出1000万存单递给高文靖,道:“高家人在疗养院没用,拿着这些钱,把家人都送到红细胞精神病院吧,在那里,或许能治好。”

   既然高家人是实验室的实验对象,那把高家人送到红细胞,更有利于实验室研究,这也是如今能救高家人的唯一办法了。

   “谢谢。”高文靖接过存单,感激的说道,打开包包把存单放进去,正要拉上包包拉链,被钱龙阻止了。

   “咦,这是什么?”钱龙鸡贼的看到了高文靖包包里有个熟悉的小玩意儿。

   “说这个吗?”高文靖取出一枚铜钱项链,说道:“这是我出国留学之前,爷爷送给我的护身符。”

   “我看看!”钱龙道。

   “好!”高文靖放在钱龙手里。

   钱龙拿着铜钱震惊的欣赏。

   铜钱的模样和普通的铜钱差不多,不同的是,铜钱没有铜锈,而铜钱上的字也跟其他的铜钱不同。

   普通的铜钱,上边往往写着某某通宝之类的。

   而这个铜钱,却写着‘天地玄黄’四个字。

   而且,‘地’字是血色的!

   “喜欢这枚铜钱?”高文靖见钱龙爱不释手的欣赏,问道。

   “是啊,我有收集这种小玩意儿的癖好,所以……”钱龙假装尴尬的说道,心里却极其震撼。

   这种铜钱,他在七绝门也见过。

   七绝门门主莫松的手里,就有一枚。

   据说,这是七绝门开派祖师爷留下的,是门主的信物,谁拥有铜钱,谁就是门主。

   而莫松手里的铜钱,也刻着天地玄黄四个字。

   不同的是,七绝门的铜钱,‘天’字是血色的,而高文靖这枚,却是‘地’字是血色的。

   正因为铜钱的缘故,七绝门历代门主,都会从七绝之外的所有弟子中,挑选天赋最好的四人培养,组成天地玄黄。

   “这样啊,那就送给吧,帮了我这么多,我也没什么可感谢的。”高文靖爽快道。

   “嘿嘿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钱龙不好意思道。

   他终于明白实验室为什么要拿高家人做实验,为什么要对高家人斩尽杀绝了。

   原因就是这枚铜钱。

   实验室的目的,就是要得到这枚铜钱!

   “嗯,如果没事,那我就安排人把家人送到红细胞精神病院了?”高文靖询问。

   “好,不过我有事要离开一下,不能陪去了。”钱龙说道。

   不用猜他也知道,一旦高文靖去了红细胞,乔炎必然会催眠高文靖,询问铜钱的下落,一旦乔炎得知铜钱落在了他的手里。

   嘿嘿,实验室一定会跑去魔门找他,到时候实验室和魔门的恩怨就更深了。

   “去忙吧,我一个人搞的定。”高文靖莞尔一笑。

   钱龙点点头,急匆匆的走了出去。

   回到车上,钱龙一边开车往七星公园赶,一边拨打了莫松的号码。

   “臭小子,诈死一年多,终于舍得电话费给我打电话了?”电话里传来莫松埋怨的声音。

   “老头子正经点,我找有事。还记得手里那一枚‘天地玄黄铜钱’吗?今天我得到了同样的一枚,不同的是,我这枚‘地’字是血色的。”

   “什么?从哪得到的?”莫松惊呼。

   “金陵城高家。”钱龙道。

   “高家?怎么会是高家呢?”莫松疑惑的声音传来,紧接着道:“小子,看来得到的情报不准,实验室并非以前的魔门,至少如今的实验室掌控者不是叶家。”

   “什么意思?”钱龙没听懂。

   “这么跟说吧,‘地’字铜钱是魔门门主的信物,既然是从高家得到的,那魔门叶家应该被灭了。”

   钱龙一愣,没想到铜钱的来路这么大。

   娘的,他这些天生怕叶倾城知道实验室就是魔门,竟琢磨着让叶倾城和实验室打起来了。

   整了半天,魔门被篡权,叶家被灭了。

   那也就是说,现在的实验室,也是叶倾城的敌人?

   “为什么魔门信物和七绝门信物一样?为什么铜钱在高家手里?”钱龙问。

   “这个先别问,等‘战将论武’结束后我再告诉,这其中牵扯到隐江湖第一绝密。”说完,莫松就挂断了电话。

   隐江湖第一绝密?

   钱龙脸色大变,看来他所了解的隐江湖,和真正的隐江湖差距不小啊。

   “既然如此,我就好好筹谋一下,怎么在战将论武大会上,坑云霄阁一把。”

   钱龙诡诈的邪笑起来,一切,成竹在胸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