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81_a2080

   ♂? ,,

   解决了安琪拉这个心事,钱龙的心情也恢复了正常,他站在混沌境内的一座高山之巅,看着山谷内上蹿下跳的血色河流和尘封,眼中闪过惊讶。

   之前龙大人给他血色河流的时候,血色河流就自己跑了,得亏这里是混沌镜,钱龙心念一动就把血色河流困在了山谷里。

   可问题是,血色河流瞎窜什么呢?

   “难怪穆天把血色河流给我,原来他根本驾驭不了血色河流。”

   钱龙失笑,驾驭不了的宝物,跟废铜烂铁没什么区别,朝着尘封吆喝。“阿哒哒老爷子,别追了,追不上它。”

   尘封郁闷的飞过来。“这特么什么玩意儿啊,是水非水,是河非河,说它是兵器吧,它妈的竟瞎窜也不攻击人,邪门了。”

   “这是天池遗迹的阵眼,血色河流的级别绝对不弱于玄镇碑。”钱龙说道。“我控制不了玄镇碑,想来也控制不了血色河流。”

   “把玄镇碑弄来,让它俩干一架试试。”尘封提议。

   钱龙眼睛一亮,是啊,自己不知道血色河流是什么,布罗衣未必不知道。

   当即一挥手,玄镇碑轰然出现在了山谷内。

   玄镇碑出现的瞬间,瞎飞的血色河流突然停了下来,似乎是在谨慎的盯着玄镇碑。

   靓丽美女户外时尚气质写真

   “哦?这不是净世血河嘛。”布罗衣从玄镇碑里冒了出来,惊讶的看着空中的血色河流。

   钱龙和尘封对视一眼,狂喜,布罗衣果然认识血色河流,净世血河?挺嚣张的名字啊!

   “喂,小子,从哪弄到的净世血河,这可是超级凶物啊,作死吗?”布罗衣转头问钱龙。

   “对净世血河了解多少?”钱龙问。

   布罗衣耸耸肩。“觉得我会告诉吗?”

   “哈!”钱龙气笑,一挥手,死亡能量出现在山谷中,顿时,山谷内的所有植物部干枯失去了生机。钱龙邪笑道:“刚才说什么?我没听清。”

   “这……这是……”布罗衣看到死亡本源脸色大变,吓得直接窜进了玄镇碑,露出一颗脑袋,道:“小子变态啊,弄来净世血河这种凶物也就算了,怎么把毁灭一切的死亡本源也弄来了?”

   “这别管,只需要好好配合我,否则我就把玄镇碑扔到死亡本源中,哼哼,就等着死吧。”钱龙冷哼。

   布罗衣吓得一哆嗦,虽然他现在的实力没有恢复到巅峰时期的亿万分之一,又有玄镇碑护体,钱龙根本杀不掉他,可死亡本源不同。

   死亡本源是时间死亡的极致,是所有生机的克星,一旦他被死亡本源包围,除非他恢复巅峰战力,否则必死无疑。

   见布罗衣眼神闪烁不定,钱龙暗喜,死亡本源果然克制布罗衣,这下好了,不仅能得到净世血河的资料,还能控制布罗衣得到藏界于兵的奥妙。

   “唉,我堂堂布罗衣纵横天地鲜有敌手,没想到今日竟然被一个小家伙吓住了,得得得,我配合。”布罗衣妥协了。

   “说吧,净世血河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钱龙直接问。

   布罗衣的表情凝重了起来。“净世血河,顾名思义,它可以让一切干净,甚至可以毁灭掉原始宇宙中的所有不洁生命和肮脏之物,让原始宇宙变成一个死气沉沉毫无生机的世界。”

   钱龙闻言大惊,净世血河似乎和饮魂刀一样,主宰毁灭和死亡啊。“是说它会主动攻击任何生命?”

   “不,净世血河是特殊兵器,需要人为操纵才能发挥威力。”布罗衣道,接着脸上露出不解。“小子,似乎得到的净世血河不是完整的,好像缺了核心部件。”

   “核心部件?”钱龙没有听懂。

   “像净世血河与玄镇碑这等兵器,已经脱离了普通兵器范畴,兵器拥有器灵,可以自行修炼变强,当然了,练成藏界于兵之后,人就是兵器的器灵,就像我是玄镇碑的器灵,而玄镇碑却是我的兵器一样。”

   钱龙琢磨着布罗衣的话,隐隐有些明白了。

   小世界乃是修行者的根源所在,而藏界于兵是把小世界炼入兵器中,那小世界的主人岂不就成了兵器的灵魂嘛。

   “是说净世血河的主人已经死了?”钱龙问,既然缺失了核心部件,那不就是缺失了器灵嘛,而器灵就是净世血河的主人。

   布罗衣点点头。“没错,净世血河的器灵确实死了,可是……似乎净世血河内部没有了小世界,现在它至少纯粹的无主兵器而已。”

   “小世界也没了?”钱龙大惊。“练成藏界于兵后,兵器内的小世界可以剥离出来?”

   “能,不过只能说兵器的器灵才能把小世界从兵器中剥离出来,外人做不到。”布罗衣说道。

   钱龙皱眉,看样子是净世血河的主人自己把小世界剥离出来的,可为什么要剥离出来呢?

   突然,钱龙想到一个可能,惊声问:“净世血河的主人叫什么名字?”

   “花媚儿。”布罗衣道。

   钱龙一拍脑袋,果然啊,天池以及祭兽台上那个狐媚的妖媚女孩,果然就是净世血河的主人。

   这样的话,当初他把花媚儿杀掉,花媚儿送给他一朵莲花,莫非莲花就是净世血河内的小世界?

   “看这个是净世血河的小世界吗?”钱龙取出莲花,问道。

   布罗衣只看了一眼,就惊呼。“……是把净世血河的小世界剥离出来的?……怎么做到的?”

   “不,是花媚儿临死前送给我的。”钱龙道。

   临死前?

   花媚儿死了?

   布罗衣愣了一下,突然惊恐的大喊。“快,快毁掉莲花,花媚儿没死。”

   “啊?”钱龙一愣。

   然,布罗衣的提醒已经晚了,钱龙手里的莲花光芒一闪冲向净世血河,而净世血河也飞向莲花,瞬间,两者融合了。

   “咯咯咯咯……”一阵极具诱惑的魅惑声响起,花媚儿突兀的出现在了山谷中,而净世血河竟然化为了一套暴露却不失节操的漂亮衣服。“小帅哥,没想到吧?”花媚儿看着钱龙咯咯笑问,眼中却闪烁着惊人的杀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