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日葵客户端吾爱破解app

刘子成和李浩阳看到易风从楼上发疯似地跑下来,一会儿便跑得没影后,这二人仿佛也受到了强烈的刺激般。

车子一发动,刘子成直接开车载着李浩阳跑了,也不管楼上的那些人。

他们一路狂逃,一直把车开到市区里经常去消费的酒吧,找了个卡座坐下才缓缓平复下来。

原本以刘子成和李浩阳的财力,一般来酒吧都是开最豪华的包厢,从来没开卡座的习惯。

但是现在,他们只感觉人多的地方才安全,怕躲到包厢里会让那连环杀手给闯进来。到时候死在里面都没人发现。

今天发生的事,实在是太可怕了,莫名其妙就遇到了那个叫审判者的杀手。

也不知道那杀手是正好出现在那里杀人,还是早有预谋就是冲他俩去的。

“浩阳,你说……你说那个杀手,是正好碰上的还是他早就盯上咱了?”

刘子成灌了一大口啤酒,声音都有些发抖地问道。

“说说……说不好!”李浩阳抖得比他还要厉害,喝口啤酒压了压惊,又道:“如果说是有预谋的,我们又没犯什么必杀之罪,顶多就是欺负了一下人。”

“可要说是巧合,但那人为什么不偏不倚,正好就在那楼上。而且他下楼过后,临走前还看了我们一眼。那眼神就好像在说……”

李浩阳咽了口唾沫,抖得更厉害:

绝世美人纯白大片清纯唯美

“好像在说……下一个……就是我们……”

“噗!”他话一出,刘子成刚又灌下的一口酒,猛地朝李浩阳脸上喷了出来。

“不不……不好意思,太紧张了。”

刘子成连忙把纸巾递给李浩阳。

这时候李浩阳也顾不上生气,他猛地醒悟过来,盯着刘子成道:

“成哥,不会是你动了易风,那审判者以为你要杀易风,所以才来的吧?”

刘子成头皮一麻,冷汗唰唰冒了出来,他压低声音道:

“这是我今天才临时起意要对付易风的,而且我就说了一句人间蒸发,还是在车上说的。”

“这审判者又不是玉皇大帝,还无所不知。依我看,这可能就是个巧合!”

李浩阳闻言,这才放下心来,如果这事跟刘子成有关的话,他百分百要跟刘子成保持距离。这人际关系固然重要,但再重要也没有命来得重要。

“成哥,你说那审判者为什么会这么巧出现在那里,还有你带来的那些人呢?为什么易风跑下来了,那些人没跑下来?”

李浩阳倒是心思缜密,尽管一直处于惊恐和紧张的状态,但他仍想到了关键。

“对呀,那些人要是也被吓到了,过了这么久也该给我打个电话吧?”

刘子成心中不由得咯噔了一下,连忙掏出手机给他的人打电话。

只是……

一个没人接。

两个没人接。

三个还是没人接。

刘子成心中一沉,如坠冰窖。

“怎么了成哥,是不是……出事了?”李浩阳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“打了三个电话,一个都没人接。”刘子成紧锁着眉头,心中忽然升起不好的预感。

“那你再继续打试试,兴许那三个人,没听到呢……”

李浩阳谨慎地说道,实际上他自己说这话都没底气。

三个人同时没听到电话,这是不是也太巧了?

刘子成继续打第四个人的电话,如他猜想的那般,第四个人的电话也没人接听。

他一口气,将八个人的电话全部打完。八个人的电话都是一样的,打通了,但是没有人接。

八个人同时不接电话,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,那就是……

“真的出事了!”

刘子成‘砰’地一下,将头埋在了桌子上,右手猛地拍了拍桌子。

……

最后,刘子成和李浩阳还是报警了。

虽然他们很不想惹上麻烦,但这个警是不得不报。

一是因为八个人音讯全无,八个人如果出事,他们谁都担不了这个责任。

二是,刘子成和李浩阳都害怕被那个叫审判者的杀手盯上,只有报警,让警察尽快抓住他。

最后警察也的确在那栋废弃楼的八楼找到了那八个人,不过他们找到的,已经不是活人了,是八具尸体。

勘探现场的警察一看那八具尸体的死因,就知道这又是审判者犯的案。

这案子很大,不过再大,麻烦也没有牵连到刘子成和李浩阳头上。

哪怕是询问,做笔录,他们都是在家里,警察上门来做笔录。

为了方便,李浩阳的父亲李海带着李浩阳去了刘子成的家里。这么做,其实李海也是有深意,他想通过李浩阳和刘子成的关系,搭上刘子成的父亲。

刘子成的父亲刘承业那可是渝州城比较出名的房地产大亨,虽然说不上与秦正鸿齐名,但也差不了哪里去。

能和这么一个大亨搭上关系,那以后必定也是多一条广阔财路,这就是商人的长远目光。

此时在刘子成家里,负责‘审判者’案件的刑警队长黄泽宇已经询问了大部分的事情。

刘子成他们也大部分都老实交代了,但当黄泽宇问起他们为什么会开车到东桥口拆迁区那边去的时候,刘子成和李浩阳却是打马虎眼。

因为刘承业之前已经跟他俩打过招呼,不能实话实说,否则就要对那八个人的命负大部分的责任。因为那八个人,是刘子成叫去的。

“警官,是我那八个同学,说要教训什么人,然后车不够。我原本是极力抵制他们这种欺负人的行为的。但都是同学,不帮也不太好,于是我就带他们去了。”

刘子成有了刘承业撑腰,顿时底气十足,谎话连篇也不带脸红的。

“那被他们收拾的人呢,那个人现在在哪?”

黄泽宇微微皱眉,以他的办案经验,一眼就看出来这刘子成在撒谎。

“不知道啊警官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我就给他们当了一回司机,我很无辜啊!”

刘子成两手一摊,一副他真的很无辜的样子。

“你在撒谎!”

黄泽宇终于忍不住了,他今年虽然才三十岁刚出头,但已经侦办过无数起案件,是位很有经验的老刑警。

他最看不惯的,就是刘子成这样的二世祖。

原本这种大案,需要把刘子成和李浩阳请到队里面去。但就是因为他们两个人的老爹,还得他带着人亲自上门来做笔录。

这他妈……

“我查过那八个人的家庭背景,全都不是很有钱。你一个开豪车的人,去给他们打下手,去给他们当司机?你当我傻呀?”

黄泽宇强忍着怒意,厉声道。

刘承业见状,冷声接过话道:

“黄警官,你这么说就不对了,有钱人怎么了?有钱人就必须得狗眼看人低,不跟穷人做朋友了?”

“你这是仇富,是要不得的,黄警官。”

刘承业刚说完,李海也赶紧附和道:

“对啊黄警官,虽然我们有钱,但我们也是性情中人。我就时常教育我儿子,不能为富不仁,更不能狗眼看人低。我们可都是大好人。”

黄泽宇听得一身鸡皮疙瘩,但他却是无法找到话来反驳。

“好,我就当你心善,那你们同坐一辆车,不知道他们要找谁的麻烦?”

黄泽宇深吸了口气,努力平复着对这些人的不满,冷声道:

“我是负责审判者案子的人,我一直在追查这个审判者,这个审判者才是真正的仇富之人。”

“而那八个人准备对付的人,很可能就是审判者。也许是他们激怒了审判者,然后遭到了反抗,直至被杀。你们必须老实交代那个人的信息,因为他很可能也盯上了你们两个。要是不想死的话,你们就把知道的,全都告诉我!”

这话一出,刘子成和李浩阳对望了一眼。刘子成准备告诉这黄泽宇他们看到的那个黑衣人,但却被李浩阳抢过话。

李浩阳忙道:

“警官,那个人叫易风,其实他是和我一个班的。”

“不知道怎么就这么巧了,那八个人要对付的就是易风。”

“易风这人性格古怪,而且是个孤儿,经常和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。我看那易风,很可能就是审判者!”

李浩阳说完,刘子成一脸惊愕地望着他,惊愕中还带着一丝佩服。